健身房倒闭调查一:卡路里没燃完健身房老板先“跑路”

发布时间:2019-04-11 08:41 来源:恩施晚报 作者:杨亚玲,陈航 编辑:向磊

近年来,随着人们对健康的重视,健身房如雨后春笋越来越多。但是,健身房消费纠纷、老板人间蒸发……这些现象屡见报端。健身行业的背后,是繁华似锦,还是暗潮涌动?

健身行业真如大家想象的一样遍地黄金吗?事实上,如今的健身行业,冰与火的奏歌在交替进行,有的健身房热火朝天,日子过得好不热闹,但更多健身房处于倒闭边缘。今日起,本报将分两期就“健身房倒闭的背后”进行报道,以给广大投资者和消费者参考。

全媒体记者杨亚玲 陈航

燃烧我的卡路里,我要变成万人迷……在学习和工作之余,运动锻炼成了许多人新的选择,健身房正是这种需求的产物。

看似繁荣的市场却蕴含了种种隐忧。连续一周多时间,本报记者走访了州城几家“短命”的健身房。

健身房频频倒闭

“办了两张3年的会员卡,打完折共2580元。本以为享受了优惠,谁知刚一年时间,健身房就突然要将我们这些会员转到另一家健身房。”2015年11月,恩施晚报记者接到州城华龙城附近李女士的报料电话。

“健身房停业了,老板不见了,我们怎么办?”2016年年底,咸丰县一受害者向恩施晚报记者反映,百余名会员集体前往该健身房要求退费,却人去楼空。

“航空路一家城市健身生活馆的老板跑路了,我们百余名会员的充值卡成了‘空头支票’。”

2017年11月,该健身房一名“苦主”向恩施晚报记者报料。

“我和朋友共缴费2188元办了3年的会员卡,次月我又缴费6000余元买了40节私教课。

会员卡还有2年才到期,还有24节私教课没有上,现在突然告诉我们不营业了!”今年3月26日,州城市民敖女士拨通了本报热线,称其在州城舞阳坝正中时代广场楼上的一家健身房办理了年卡,如今贴出了迁店通知。

……

消费者吐槽,开业时大张旗鼓地宣传,跑路或停业时却神不知鬼不觉。有点“良心”的老板停业前还会将会员转到其他健身房或实行折扣退款,亏心的老板会员费到手后,直接大门一关。老板倒是成功“回笼”了资金,可坑苦了花上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办理健身卡的消费者。

1

3月26日,几十名会员聚集在某健身房要求老板退费。

2017年,杨女士在州城水印郦都小区内一健身房缴费3000元办理了一张3年的会员卡。没过多久,健身房倒闭了,老板一走了之。“此后,我在好几家健身房办过健身卡,都是没搞两天就垮了。”2018年底,她又在州城舞阳坝正中时代广场内一家健身房缴费680元办理了一张年卡。虽然一再跟健身房的前台确认健身房的资质和房租期限,但最终该健身房还是宣布停业了。算上这次,她已经是第四次被坑了。“我走到哪里,哪里的健身房就垮,我被骗怕了。”杨女士说。

目前,“办卡+卖课”是健身房收入的主要来源。对消费者来说,为服务提前付费属于预付款消费,这一直是纠纷和投诉的重灾区。

12315维权热线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至2018年,12315共接到关于健身房的投诉173件,举报5件。仅3月下旬,本报就接到两起健身房老板跑路的报料。

价格战与经营同质成“症结”

目前全州的健身行业非常火爆。以州城为例,10年前只有几家,目前有20余家。

但问题是,现在的大多数健身房在经营项目、市场定位、营销策略上都高度同质化,这就造成业内一直流传着“80%的健身房抢20%的消费者”的说法。

“免费领取健身卡”“一张年卡只需668元”“只需468元会费就可以办一张健身年卡,而且创蟊τ槔謑gpt昊菇祷鼓幕岱”……在州城健身房的走访中,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。为快速回笼资金,挤掉同行,健身房老板们想出各种“创意”。

但最终如愿了吗?

“刚开始我们定的卡价比较高,但由于很多同行的会费普遍较低,我们只得降价销售。”说起这家刚开业不久的分店被迫关闭,正中时代广场内某健身房的老板向某懊悔不已,她们总店已开业3年,经营状况良好,她和合伙人去年4月筹备了这家分店。一年时间亏损了80多万元,加上经营不善,最终只得忍痛迁店。目前,该店会员已得到妥善安置。

这种价格战到底有多严重呢?

去年,州城华龙城一家健身房开业,对外预售的卡类分为年卡、两年卡、终身卡,但价格都很低。同年,水印郦都一家健身房在关门前,将年卡费用从最初的1200元降到了400元……类似案例,不胜枚举。

2

房租即将到期的某健身房空无一人。

据了解,很多被迫关门或转手的健身房,并不是真的不想做了,是确实维持不下去。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,不断降低的会员卡费与水涨船高的经营成本,使得很多健身房的经营举步维艰。

“僧多粥少”,再加上健身市场规则性的条大宝娱乐lgpt较少且缺乏行业保护,使得竞争市场毫无秩序,甚至是各种坑蒙拐骗,大量健身房被逼无奈,进入价格战的死胡同。如此一来,许多健身房便成昙花一现。

责任编辑:向磊

热图点击